首页 > 展览活动 > 展馆在线 > 正文
如在绘画中——在场·第二届中国油画双年展(2014)
2014-09-09 18:10:14 来源:中国书画·官网
导读:本届双年展以“在场”为主题,突出中国油画创作的本土特性,强调与中国的册页书简的诗化传统的关联,从历史之场、生活之场、突围之场三个方面,通过邀请艺术家的小型绘画来揭示绘画创

如在绘画中——在场·第二届中国油画双年展(2014)

  • T00

    T00
  • T01《百万雄师下江南》董希文 布面油画 200×466cm 1960年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T01《百万雄师下江南》董希文 布面油画 200×466cm 1960年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 T02去年 钟涵 秋水篇(泰山经石峪)

    T02去年 钟涵 秋水篇(泰山经石峪)
  • T03乡镇菜场之四 杨参军 布面油画

    T03乡镇菜场之四 杨参军 布面油画
  • T04圭山写生·向日葵 毛旭辉 布面油画 65×81cm 2006

    T04圭山写生·向日葵 毛旭辉 布面油画 65×81cm 2006
  • T05自画像 黄觉寺 19x13cm 40年代

    T05自画像 黄觉寺 19x13cm 40年代
  • T06滩 王维 中国皮纸 丙稀  60x50cm 2014

    T06滩 王维 中国皮纸 丙稀 60x50cm 2014
  • T07影子的影子二 石磊 布面油画 110×150cm 2013年

    T07影子的影子二 石磊 布面油画 110×150cm 2013年
  • T08中年之一 孙逊 布面丙烯 200x150cm  2002年

    T08中年之一 孙逊 布面丙烯 200x150cm 2002年
  • T09麦田纪事 韦尔申 画布油彩 110×90cm  2013

    T09麦田纪事 韦尔申 画布油彩 110×90cm 2013
  • T10不可忽视的风景 余旭鸿 纸本 水彩 色粉 80x60cm 2009

    T10不可忽视的风景 余旭鸿 纸本 水彩 色粉 80x60cm 2009
  • T00

  • T01《百万雄师下江南》董希文 布面油画 200×466cm 1960年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 T02去年 钟涵 秋水篇(泰山经石峪)

  • T03乡镇菜场之四 杨参军 布面油画

  • T04圭山写生·向日葵 毛旭辉 布面油画 65×81cm 2006

  • T05自画像 黄觉寺 19x13cm 40年代

  • T06滩 王维 中国皮纸 丙稀  60x50cm 2014

  • T07影子的影子二 石磊 布面油画 110×150cm 2013年

  • T08中年之一 孙逊 布面丙烯 200x150cm  2002年

  • T09麦田纪事 韦尔申 画布油彩 110×90cm  2013

  • T10不可忽视的风景 余旭鸿 纸本 水彩 色粉 80x60cm 2009

 
前 言

1985年的初夏,早年曾在杭州国立艺专学习的弟子到上海探望年迈古稀的吴大羽先生,并受托劝老师不宜嗜睡。吴先生说他要做梦。梦什么?答曰:梦画画。吴先生在石库门老房子二层的庭院里,仰望小窗外的世界。这个世界对于九十高龄的老人来说并不自由,“我跨过无边的人海/登访隐者孔明先生”,这是半个世纪前吴先生自己的诗境,如今的梦中会是怎样呢?从他存世的最后的小画中,我们可以看到吴先生的梦境,看到这位蹉跎一生的老者如幻如真的绘画现场。
  艺术家对于绘画媒介感受世界、感受身体的方式的依赖要比人们的想象深切得多。当世界总是如我们所看到的那般纯然物性的时候,世界本身就失去了吸引力。今天,手机图像的泛滥强化其记录的功用,而这种记录只在物的表象,让世界沦为图像。但绘画的媒介却远不似这般现成,而是作为身体的一部分,手笔合一,心手一体,深入到感受的现场,让人与世界同在,并缓慢地生成而为创造的端倪。那绘画的媒介代表了艺术家的眼睛和身体的运动,及其包含和体验着的种种“意象”。图像时代的绘画往往太多地关注效果的功用和视觉的“盛宴”,而忽略了被历代大师名作所验证的、手笔之下不断地、缓慢地包蕴和组织着的绘画的运思。为了吸引眼球,绘画趋向大型,却掩蔽了画意与运思的真迹。而小型绘画因其现场的记录,因其瞬息的流露,因其日常化的思考,带着历史的烟尘和生命不周的划痕,最能代表艺者运思的底牌,最是那般意象流露的神奇现场,最是那真正的创造者的隐秘在场。
  显然,艺术家感受世界、感受身体的方式决定着绘画“在场”的方式。首先,中国人讲“身”,从来不止于肉身,而是包括了饱含人生况味和存在经验的“身世”。这种“身世”比之“身体”,带着更强的历史印记和生活印记,它将个人生命嵌入某个历史性的现场。正如智者所言:个人是历史的人质。在这样的现场中,生命岁月的“身”的感受附体在画笔之上,身不由己而又万不得已,透射出真正的生命苦斗的内涵,透射出艺者与生活、与创作的隐秘发展着的通道。这种“身”的历史感生动地记录了绘画的历史之场。
  其次,中国人的“体”,也不只是躯体,而是指“有物之本”,我们得以面对和切入现世生活的依据,由此,绘画成为某种生活的“体”,那在日常生活中有所感并得以长久塑造的东西正是这种“体验”。这种有所“体”并被不断地历验着的笔头上的东西,深刻地揭示着艺者与生活的现实内涵、与生的活的契机之间的联系。这种“体”的经验正是生活之场的写照。
  绘画进入现当代,开始以批判的方式进行着。大时代的纠结,生命的困顿,多元个体的诉求,生命哲思的种种追问,让绘画的经典性让位给生命世界的真实性。绘画的进行不仅伴随着上手经验的感受,而且伴随着存疑的思想品质。所有这些都酝酿着新的绘画的突围。中国原就有戏墨的传统,狂草的印记,烙在东方文化的深处。但时至今日,“身”的历史感、“体”的经验面对着前所未有的纠结。 涂鸦与拓新,戏仿与创造,先锋与溯源,生机只在一线。绘画的日课中凝聚着突围者思痕斑驳的现场。
  本届双年展以“在场”为主题,突出中国油画创作的本土特性,强调与中国的册页书简的诗化传统的关联,从历史之场、生活之场、突围之场三个方面,通过邀请艺术家的小型绘画来揭示绘画创造的生机风采。三种“在场”的分类并未绝然划分,却深刻地指向中国当代艺者的“身“之历史性、“体”之个性经验和思痕斑驳的思考与突围,并针对时下市场化、娱乐化所带来的艺术表象化的倾向提出警示,进而深刻地揭示绘画的思想与身体的内涵。参展艺术家的生动的生命故事、生机勃勃的小画表现力、策展人采用的分类与对比的群化和点评的方式,必将构成一个让我们确认和反思当代绘画发展的重要现场。
  孔子有言:祭如在,祭神如神在。祭祀之时,心怀虔诚,神明即在。绘画如若这般心灵的仪典,画笔见证画意的在场。日月如梭,但那灵光一瞬的画意留在匆匆的笔划中,留在现场的写生中,留在千百张的日课积累中。这种留存聚集着历史迁变的能量,化合成生机突破的场域,画意成为某种可见的精神现场。置身这样的现场,我们如在绘画之中。
  许 江
  2014年7月16日
 
第二届中国油画双年展(2014) 可触摸的历史在场感
 
中国美术馆8月16日讯 由中国油画学会、中国美术馆联合主办“在场·第二届中国油画双年展(2014)”于 2014年8月16日15:30在中国美术馆开幕。本次展览由许江、范迪安和尚扬担任策展顾问,张晴、王焕青担任策展人。展览策划团队围绕学术主题 “在场”,共邀请了34位画家的600余幅作品参加本届展览。并且本届展览具有“揭秘历史名画的前世今生、展示艺术名家的珍贵文献、突出中国油画的本土特征”的三大看点。
  第二届中国油画双年展的主题“在场”,是对2012年第一届中国油画双年展的主题“在当代”的回访与推进。整个展览建立在对百年中国社会思想和文化政治所造就的中国美术史进行辨析的基础上,以几代中国油画家的人生境遇与文化选择为经纬,对中国油画曲折的历史和艺术的方向进行反思,把目光重返于在历史中作出贡献的艺术家和被遮敝的艺术家、在记忆中留有印记和被遗忘的艺术家、在社会上已有定评和被边缘的艺术家,以不同的艺术家的生命足迹与艺术命运,构成对中国油画历史的思考和当代现状的呈现。 

 
在历史之场
范迪安/文
中国艺文一个重要传统是创作者的历史意识和对文艺作品历史性价值的看重。“千载寂寥、披图可鉴”,图像的艺术往往成为历史的视觉应证,并彰显对历史的评判,这种传统使得历史题材的创作一直延绵不断。在油画传入中国之后,西方古典油画中的历史画尤其是名家的鸿篇巨制为中国油画家所激赏,使中国油画的历史主题创作繁荣壮大,成为承托画家历史意识与文化情怀的载体,并且在艺术形式技巧上也往往投注“毕其功于一役”的心力。在某种程度上,历史画创作成为新中国以来油画精进的重要标志。
  历史主题的创作在几代油画家那里表现出不同的思想意识和风格面貌,其中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在表现的内容上,画家的关注从历史的“事件”扩展为历史的“事物”,也即表现的视野不断拓展延伸,描绘的不仅是具体的历史题材,也包括进入历史的各种存在;二是在作品的意涵上,画家的着力点从“历史性”转向“历史感”,也即不仅追求历史的真实,还努力构筑历史的氛境。从这个意义上看,不同时代的“在历史之场”有着鲜明的时代印迹,但将自己“置身”到历史中去,将对历史的追寻作为一种文化的关切,以心灵的沉思带动视觉的表达方式,是历史主题获得精神性呈现的共同特征。

在生活之场
张晴/文

生活是一个放大的理想,也是一堆蜷缩的灰尘。在这里有两位经历过20世纪不同生活时期的见证者:黄觉寺和王流秋,由于他们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反右运动、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使得他们的生活与艺术发生了不同的境遇和命运变迁。他们分别从苏州去杭州,从延安去杭州,黄觉寺可能更多的关注美术本体研究与教育传播,而王流秋更多的是具有政治的立场与态度。所以,黄觉寺去杭州的美院安安静静地做一名教师,始终追随颜文樑校长的教育理念与审美倾向,而王流秋由于曾经在革命的艺术队伍中传播革命美术,岂料,遇上了反右运动,也深受其害。从两者不同的人生经历,不同的政治倾向,反映出两者之间不同的命运,不同的命运就产生了不同的生活,不同的生活也就产生了不同的艺术。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文化思潮汹涌澎湃,首先来自学院内部的学术争鸣,他们不但探索着学院衣钵与学院经验对艺术创造的影响,同时,也自觉地走出学院的围墙,把各自的思考方向、各自的视觉方式、各自的兴趣爱好移向了与各自内心相通的世界,艺术关注的生活之场从此发生了变化。由此,美术学院的教师们形成的艺术观念、艺术态度和艺术立场也是各异的。鲁迅美术学院的韦尔申营造了一个与心灵相连的“麦田的在场”;云南大学的毛旭辉讲述了一个“圭山的故事”;中国美术学院的杨参军目击的是“乡镇的肉铺”;同样是中央美院的洪凌悠然自得地漫步于“黄山的蹊径”,刘小东回到了“故乡的怀抱”,陈曦扫描了“城市生活”。学院是他们曾经的温床,也是他们重新出发的出发点,他们各自走向沸腾的生活或宁静的生活,这里就是他们各自的“生活在场”。
  当下都市的城市奇观与社会生活牵引着艺术家丰富的思绪。生活无处不在,艺术也无处不在。武明中把剔透的玻璃象征易碎的世界,何汶玦把霓虹的都市象征生活的迷幻,张立恒把生活中的街道象征生活的回归,他们从不同的生活体验来表达各自的生活兴趣,表达了自己那个时代的“生活视觉在场”。

在突围之场
王焕青/文
 
不管我们多不情愿,文化与文艺总是随着文明的总体趋势而动荡,不断地交汇和冲撞,像是在测试中华文明的兼容性和深度。
  自1840年代以来,在惨烈的巨变中,历史记忆伴随历史内容构成了艺术家创作的精神背景。由于这种内容实时更新的交融与互动,中国的油画家们看似处在双重的精神场域,即东方与西方之中。但是由于这两个场域在现实世界的频密交互,在我们意识之中的交叠与渗透,势必演化成个人思想史的层级目录,逐步变成在实践中发挥隐秘作用的修养和思想资源。
  笼统地说,油画作为发源于西方的媒介,是和大量精神表达成果长在一起的文明的产物,它在照耀的同时也笼罩我们。中国油画家要想发出自己的光芒,必然要从笼罩中突围,去照亮该照耀的事物。细节化地看,即使多重要的画家,也不过是一方面丰富了这个传统媒介的表达力,另外是把自己独到的世界观通过媒介视觉化。因此,在突围之场不仅有冲突有融汇,有吸纳有扬弃,也有生机与消陨造成的张力。归根结底,油画对于社会的功效,是让这种有特殊魅力的文,去化育人心,为文明增添优美的内涵。从这个立场来看,今天油画家们的任务应该不光是对他人成果泛泛的仰慕和追随,而是用已经溶解到身心的能力来展示自己思想的光泽。
  假如我们严苛地研判,中国油画还欠缺文化自觉性。如果从赞赏的角度,我们会看到每一位参展艺术家在当下文化情境中的艰辛和卓越。

【 审编:慷慨  责编:方达 】

关注本站

中国书画官网.COM  ·  中国书画-官网.COM  ·  中国书画官网.中国  ·  中国书画艺术家.中国   Copyright 2012-2018
指导单位:世界瑰宝艺术协会(法国)     中国国际文化艺术交流协会    主办:中华文化艺术促进会中国书画院    北京湖社画会    中国书法展览馆     国际文化艺术出版社
数据资源:北京翰墨百家书画院     中国文人书画院    网络技术:中艺视界在线(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代理:东方时代(北京)国际知识产权代理公司
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路69号(北京银河艺术中心) 邮编:100089   ·   北京东城区北京站东街8号信通大厦(中国书法展览馆)  邮编:100005
电话:[媒体]010-51655115    51655116    [展览]010-85267877    85267899     邮政信箱:[100036]北京市198信箱-国际艺术中心
电子邮箱:zgsh2002@126.com    zgsh2006@126.com    国家工信部备案:京ICP备14016090号
量子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