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视界 > 名家访谈 > 正文
感怀与塑造人的主题:访靳尚谊
2014-07-07 12:47:59 来源:中国书画·官网
导读:靳尚谊:原中央美院院长。现为中央美院博士生导师、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文联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作品多次获得国内外大奖,并被中国美术馆等机构和个人收藏。

 
记者:靳先生,我们知道您是马克西莫夫训练班优秀的学员,请您给我们谈谈“马训班”的教学特点,以及对您的艺术产生了什么影响?
 
靳尚谊:“马训班”是1955年建立的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这时候中国的油画教育刚刚开始,我1949年入学的时候,1950年成立中央美院,那个时候没有油画专业,是叫绘画系,是绘画专业,真正油画专业是1953年以后建立的。第一届的美院油画毕业生是1958年,1955年是苏联中年画家马克西莫夫到中国任教,那个时期中国的油画教育是非常初级的。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在中国主要设立了三门课,一个是素描课、一个是油画写生课,还有一个就是创作课。应该说这三门课奠定了中国油画教育的基础。通过我们两年半的学习,对于这三门课的基本要求、教学过程、教学方法,整个的课程标准,包括它的理论,都有了一个很完整、很清楚的了解。所以油画训练班对中国油画教育是起着很基础性的作用。以前这三门课的教学不是很完备的,虽然在解放以前、新中国建立以前,老的艺专的时候也有油画课,但是当时的课程设置不是很完备,没有创作课,有油画课、素描课,当时所谓的创作课叫构图课,只是画一些草图,没有完成作品,所以这个课程基本上是很不成熟的。新中国建立以后,在油画训练班上,创作课就是马克西莫夫把前苏联,也就是欧洲油画教育的基本要求全带过来了。对于中国的油画教育起着非常重要的基础性的作用。我在以前是没有学过油画课的,绘画系主要是画过素描,没有油画课,画水彩。我们的创作形式主要是连环画、年画、宣传画等做一些普及工作。真正正式学油画,也就是1955年“马训班”开始,对于我以后的油画专业的发展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记者:也就是说“马训班”引进中国以后,我们中国的油画就开始了系统性的训练,从基本的训练再到创作理念上的创新。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基本上把中国油画的基础训练更系统化、规范化了。
 
靳尚谊:中国的油画实际上是20世纪初就传到中国来了,有了西方式的美术学校,也有了一定的教育。但是那个时候,因为到西方留学的人很少,回国以后,学校也少,学习这个专业的也很少。应该说,第一代人去西方留学不可能完全了解和掌握西方这门课程和知识。虽然第一代的人有很多都是很有名的大画家,但是对于西方的了解上不是十分深入的,到我这一代,等于是第三代了,我通过向原来的留法的老师的学生的学习,又经过前苏联的画家,也就是欧洲的油画家直接地传授,我才感觉到基本掌握了这方面的知识。但是从我的实践过程来看,要完全了解和熟悉、掌握,是在我50岁的时候。光在国内学,看不到很多原作,老师教给你的都是一些知识性的东西,这个知识性的东西、理论性的东西和实际的作品是不一样的,因此当你没有大量看到西方原作的时候,光从这些简单的道理来学,是不容易掌握,也不容易理解的。所以,我觉得我真正、全面地认识到,而且初步做到,是在我快50岁的时候,也就是我到德国、美国去看了大量的原作之后,也就是1982年,我才出国看了这些。当然1979年我到德国去了一次,但是时间很短。1981年底到1982年是到美国,美国有非常丰富的欧洲的收藏,我待了一年,看了很多东西,对于以前老师讲的知识,看到好的原作,才能够充分地认识到,才能理解,也才能画出来,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记者:美术评论家范迪安说过,靳先生汇集起来的肖像画廊是一本值得反复研读的关于人的主题的大书,请您谈一谈您是如何通过人的主题来表现自己对中国人和对社会现象的认识?
 
靳尚谊:我画的现代的女肖像画为主,以前做过很多历史题材的画,也画过一些风景。当然在改革开放以后,我更喜欢的是肖像画,就是表现中国各个时代的人物,早期画工农兵比较多,后来画知识分子的肖像,包括鲁迅的,还有一些画家,徐悲鸿、“八大山人”,也有当代的医生,也画过一些其他的普通人和年轻人的肖像。肖像画是欧洲油画的非常重要的品种,当然他们以前主要是画宗教绘画的,油画发源于宗教绘画,到17世纪以后,荷兰资产阶级革命以后,肖像画就比较发达了。到了19世纪,印象派出现,但是19世纪初期也出现了一批历史画在法国,但是,作为肖像画是各个时代都有的,比如文艺复兴时期达芬奇画的《蒙娜丽莎》肖像,但是西方发达的肖像画开始是17世纪,19世纪也有很多,印象派的一些画家包括现代的一些画家也画了很多肖像,所以肖像画在西方油画的品种中是很重要的一个绘画样式。中国画中,肖像画不很发达,古代的中国画有一些肖像画,有佛教因素,有一些人物画,唐了五代的时候有一些,宋也有一些,但是宋以后,肖像画逐渐地衰落了,山水画兴起了,后来到了元代以后,明清的花鸟画非常发达。所以中国的人物画,特别是肖像画都不是很发达的。古代给帝王画过一些肖像,也有一些官员的肖像,但是作为中国画这个品种,中国这个文化传统,肖像画不是很发达的。但是西方的肖像画很发达,因为文艺复兴以后,西方的人文主义思想出现了以后,对人是非常关注的,所以西方的人物画是非常发达的,它的宗教绘画、历史画、肖像画全是表现人物为主的,它的风景画很晚,风景画是印象派以后才发达起来。他们一直是人物画非常发达。我个人对于肖像画比较感兴趣,通过肖像也就是一个人,也有群像,几个人在一起,表现丰富的社会内涵的东西。我画的《塔吉克新娘》,她是塔吉克族的一个新娘,表现当前塔吉克婚礼上新娘子的一个心态。我又画《医生》,表现现代中国人、知识分子的内心在当代社会的一种复杂的情况下的内心的感受,一种沉思的状况,也表现古代画家,像“八大山人”,他们是明末清初,在社会转换的过程中,一些皇族,他们以前都是皇族的,后来清政府对明代的皇族后裔采取压制的态度,他们就隐藏起来,改头换面,变成画家了。他们的花鸟画反映了他们内心的一种不满的情绪,特别是“八大山人”的画。我画他们的肖像的时候,把他们这些人的性格、他们的时代特点、他们的内心都要画出来。我还画了一张表现意大利的一个修女的,叫《廊桥东望》,那是我90年代中期访问意大利,我对意大利当代社会的看法。通过这个人物肖像,一个修女的形象,她是在佛罗伦萨一个老桥附近的一个建筑立面,她的心态就是,整个画面的气氛是宗教气氛很浓的,这是我以前没有去过意大利所不清楚的。意大利是欧共体的一个发达国家,应该是很现代的国家,但是我到了意大利,发现这个国家没有什么现代建筑,全是很古老的,而且宗教气氛很浓,因为罗马教廷在那,比其他欧洲国家宗教气氛要浓。但是现在的意大利年轻人和古代不一样了,社会气氛很浓,但是有很多人不信天主教的。所以通过我的观察,反映我对意大利这样一种感受和了解,就是它既是现代社会,又是宗教气氛很浓的一个国家,但是现代年轻人不信教了,不够虔诚了,就是一种矛盾的状态,就通过这个人物画出来了。所以我的肖像是表现各种情况、各个时期不同人物和这个社会的情况都何以通过肖像画反映出来。 
 
记者:西方的油画早期表现的都是为宗教服务的,随着文化、经济的发展慢慢地对人性的一种表现。您的肖像画也是反映当代中国社会人性的一种优美、一种力量。
 
靳尚谊:这里面有一张很是明显的,因为我们在50年代到60年代,绘画的要求是比较窄一些,对于人内心的复杂变化比较简单化。所以改革开放以后,我画了一个瞿秋白在狱中的肖像,我为什么画他呢?因为在“文革”期间,他的一个多余的画流落出来了,他在义乌写的,当时“文革”中,根据他的多余的画把他定为叛徒,实际上不是叛徒,他没有叛变,也被国民党枪杀了,这是一个事实。他这个多余的画就是流露他在临死前抒发他个人一生的矛盾心情。他参加革命了,又是共产党的一个高级领导人,被俘了。他回忆他的一生,他觉得他是一个文人,虽然参加革命了,但是,觉得对他个人的性格和他的内心是不够合适的,有一个矛盾的心理。但是他又是很坚强的,最后还是视死如归了。他这种矛盾的心理,我觉得是很真实的,不能简单化。当然“文革”以后,又给恢复了。所以,看到这里我就想,一个优秀人物不是简单的,要把他的复杂心态表现出来,但是总体上他还是很坚定的。所以肖像画要表现很复杂的内心的东西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反之,我们应该用艺术来提高生活质量,美化生活。请问靳先生,我们该如何用美术提高生活的艺术质量呢?
 
靳尚谊:西方19世纪中叶以后,也就是它的工业化完成以后,绘画进行了转化,由实用艺术(比如以前宗教绘画是有用的,肖像画是无用的,历史画也是有用的)转成欣赏艺术,从印象派开始,他的画不是表现一个人的肖像,也不是表现一个历史,他表现很美的场景,比如风景,或者人物的活动,印象派画的都是什么呢?简单点讲,就是旅游、野餐、舞会等等,但是手法上变了,虽然也是写实的,但是画得比较朦胧了,色彩很好看,阳光照耀下的缤纷色彩画出来了,好看不好看成了很重要的问题了。后来进入现代主义,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有风格、有个性。出现了风格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每个画家的造型是不一样的,他有自己的风格、有自己的特点。这是什么呢?这是研究形式规律以后出现的一种形式美,他是用造型和色彩这种形式体现表达的精神,和以前的写实绘画不一样,就是通过真实的人物、场景说明一个故事。这里是通过形式、造型、色彩的变化体现人的一种精神和情绪。到这个时候,它就叫做欣赏性的艺术。西方叫做现代主义阶段。我们把它作为一种欣赏性的艺术,它不是在说明什么问题,它给人一种美的感觉,就是好看。我喜欢这个人的风格,他喜欢那个人的风格,不是从它的内容出发的。所以,绘画和古代的作品不一样。我们用中国人的普通语言表达,就是美化生活。我买一张画挂在家里很好看,就是去欣赏。我到博物馆去看看画,不是让完全受教育去了,而是为了好看。像我们听听音乐会一样。绘画到了西方19世纪中叶以后,它的功能在发生变化。中国也就是到了现在,90年代以后才慢慢发生变化,因为中国经济落后,没有工业化之前,像我们在学习的时候,那个时候国画、油画统称绘画,而画的基本的、宣传性的绘画,比如连环画、宣传画,包括那个时候画的历史画,都是为了一定的用途。到了这个时候,社会经济发展了,人们也需要有一些好看的东西挂在家里,所以它的绘画功能变了。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美术学院在现代社会很重要的就是设计专业。设计专业是美术学院在工业化以后非常重要的专业。西方在20世纪初才在美术学院里面建立了设计专业,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以后,家庭的所有用品,包括服装,都要好看。既实用,又要好看。所以设计专业在工业化以后比较发达的国家对于美化生活就十分重要,所以现代的中国也开始进入了比较注重享受、注重审美的时期。所以,现代美术在美化生活、提高人们的美的修养方面,可能就越来越重要了,和以前的功能不一样了。
 
记者:其实还是那句话,艺术是为人民服务的。我们现在有一种普遍的说法,一个画家有一种艺术风格,我不知道您是否赞同这种说法?您认为您自己的艺术风格是哪种?
 
靳尚谊:艺术风格是自然形成的,我刚刚说了,它是在印象派出现以后,逐渐地出现了风格。这是艺术功能变化以后的一种现象。以前实用的,都要写实的,写实以后,我说明这个问题、说明那个问题,画肖像画要有风格,而风格都不像也不行,要不然我不买你画的肖像了,所以还要画的像。风格就是形式不一样,像中国人吃菜,有湖南菜、江苏菜、四川菜,你喜欢哪一口你就喜欢哪个。风格不是强制出来的和教出来的,是个人自然形成的,而且老师也是教不出来的。我的风格基本上还没有达到抽象,还是以写实为主。但是我的风格也还在变化,基本上就是写意和古典两种。我吸收了很多印象派的东西,色彩上也有一些朦胧的、笔触的东西,但是有一个时期,我画古典的形式,就像15世纪、16世纪西方比较戏剧一点的。人们以为我是以古典画风为主,就是我的风格。其实我是后来才有的,我也不是为了形成这个东西而做出来的,也是我对于我想表达的一种东西觉得这种形式合适,为了表达一种心情。
 
 
记者:现在大家都在讲创新,中西方结合,您是怎么理解创新这个概念的?
 
靳尚谊:中国现在到处都有创新,但是创新不是原来没有的重新出现一个新东西。比如绘画,油画在西方已经好几百年了,中国画有一千多年了,你要画油画,就得会一些基本的规律性东西,西方的品种和东方是不一样的,中国画是线造型的,笔墨很重要,西方的造型是写实的,真实的,体积、空间很重要,颜色和谐很重要,它的色彩规律和中国画是不一样的。所以你要是创新,你必须先会基本的规律,我先会素描,对色彩规律也掌握,然后根据自己的心情和性格慢慢地出现一种什么样式,这些样式都是大同小异,大的都是差不多,但是每个人只有一点点区别,就是不得了了。有的人一辈子一点区别都没有,这样不行。所以,风格是这么一种形成的东西。
 
记者:创新还是在大的经济文化发展背景下自然而然发生的东西。
 
靳尚谊:创新这个东西作为绘画来讲,它是每个人的必然要求,他必须要这样做。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绝对不能为了创新而创新。凡是为了创新而创新的,根本不可能创新。表达你的一种心情,表达你的主题或者思想,你找到了一个适合你自己、又适合你这样内容的一种形式,这样才叫创新。所以变化不是很大,只有一点。但是这样的创新是任何社会都需要的。不是现在才要,以前就不要。由于现代社会发展得很快,特别是中国,因为落后了,所以,才着急,老想要创新,它太着急了,嚷嚷得特别厉害,其实古代有没有?有。就是因为它发展的缓慢,所以,很长时间才有一点创新。几十年、上百年才有一点变化。现在就不同了,现在这个社会变化非常快,比如网络,很快全世界都知道了,全世界的事情,一下子都知道了。在这个时候,要求变化,各种产品的变化,就要求快了,不快就不行了,就挣不到钱了。所以中国现在嚷嚷创新特别多,就是因为社会发展很快,而且中国落后,是一种急躁心理的现象。
 
记者:听了靳老师的话,我们一定要沉下来,慢慢地去发展。
 
靳尚谊:中国现在最需要的不是嚷嚷创新,而是踏踏实实地做点小事情。中国近百年来都是靠革命,革命是大事。所以,他的思维老是很大的变革,但是到了现在这个阶段,我们革命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我们找到了自己的一条发展道路,嚷嚷创新已经不需要了,现在需要的是扎扎实实地做具体工作,把它做好,这样中国就发展了。任何创新都是在不同单位、不同工作中或者不同的产品中一点点地变化而出现的。所以,这个心态非常重要。
 
记者:在中国当代经济文化大繁荣的背景下,我国油画的发展现在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靳尚谊:这个问题非常复杂,很难说。因为油画是外来品种,和世界有关系。西方的油画五百多年了,中国油画一百多年了,西方的油画到了20世纪末发生了一个变化,也就是信息化社会以后,油画是工业化时期的一个最发达的艺术,从西方来讲,从文艺复兴开始,油画才开始成熟,到了19世纪已经很成熟了,色彩各方面发生了很大变化。由具像到抽象,抽象绘画的出现,也就是在20世纪初的时候,抽象绘画在西方世界广泛地流行是二战以后。到了这个时候,油画的品种好象已经走到头了,由具像到抽象,从形式演变成这方面来讲,它走到头了,没法再往前走了,怎么办呢?到了20世纪下半叶,特别是70年代以后,80年代开始,就出现了观念艺术,或者叫当代艺术。观念艺术、当代艺术既不是绘画,也不是雕塑,我们叫装置,一个现成品的东西堆在一起,我赋予它一个思想、一个主题,它就成为艺术。这个东西摆在美术馆、博物馆是艺术品,拿到外面就是垃圾。还有就是我自己一个人在这儿做各种各样的表演,行为艺术,这统称观念艺术。出现这个东西以后,西方最主要的就是在1993年美国的一次展览,这次的展览全部是装置,以前还有绘画,但是这次全部是装置。西方理论就开始讨论了,说这个现象如何认识它。有人认为很好,有人对它提出质疑,就是说,你这个艺术太个人化了,观众看不懂了,也就是功能性丧失,这个艺术就没用了。所以对这个艺术,西方就提出了质疑。后来这些年,西方很多大展,像威尼斯展等等,装置都是主要的东西,就是观念的艺术多,绘画的越来越少了,当然近些年,绘画的在回潮。这是西方的现象。中国比他们发展的很晚,写实绘画还没有做得非常好,但是已经进步很快。跳过了西方现代主义阶段,就是印象派到抽象这个阶段,直接进入了观念。中国的观念是在90年代末,以前也有过,但是开始的比较晚,到现在比较多了。现在很多展览中都有观念性的装置,在中国办过几个展览,像上海画展,还有广东画展,装置都是很主要的。出现这个现象以后,对中国的美术界形成了很大的冲击和影响,很多年轻人,包括学生,脑子就乱了,一边在上学,学画,比如素描、色彩,都在上课,脑子里想,我还要不要画了?因为中国社会非常特殊,西方是渐进式的发展,工业化至少用了两三百年的时间,而中国建国初期的工业十分落后,我们没有什么像样的工业,打了很多年仗,纺织业也不行了,钢铁业非常落后、非常少。建国初期,前苏联援助了150几项大企业,中国工业化的布局刚刚开始,后来又中断了,中国真正的工业发展也就是改革开放以后这30年的时间。这30年的经济发展是跳跃式的,艺术也是这样。我们的写实绘画还没有完全好的时候就到了观念性的东西。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很多画画的人,脑子里有很多问号,我下一步怎么发展?中国的油画要不要发展?等等一大堆的问题。其实,这应该不是问题。因为任何艺术品种都是为了这个存在而存在的,它都是社会需要它,它就存在,社会不需要它它就不存在。从油画来说,中国好的作品还是非常少的,别人说现代主义这一段少,非常少,写实的好的东西也很少,有很多人很喜欢油画,我们现在的考生,建国以后这几十年,考油画的最多。为什么?喜欢油画的品种。为什么喜欢呢?这个品种是真实的。他为什么不喜欢国画呢?国画是中国的传统。因为它是不真实,一般人看不懂,所以就不喜欢。所以,一个是品种非常喜欢,因此它就有存在的价值。所以不要根据流行的说法,也不要根据西方发展的情况,因为人家发展了很长时间了,好东西很多了,何况它有装置,它现在画油画的人很多,原来传统印象派也很多,装置画也很多。而且它积攒下来的好的作品都很多,从古代的一直到印象派的,到现代主义,非常多。现代主义是很经典的,重要的。中国全没有。你没有,又需要,为什么不能存在呢?为什么不能发展呢?很多人有疑问,就是他太不了解世界的情况和中国社会的需求。
 
 
记者:西方装置艺术的产生,包括当代艺术的产生是在他们工业化大繁荣、大发展的情况下。
 
靳尚谊:是信息化以后出现的。
 
记者:中国现在还完全没有适合装置艺术发展的土壤,完全靠信息化社会的信息冲击,大家开始有点坐不住了。 
 
靳尚谊:很奇怪,信息化很多,西方有的我们都有,而且这个做法也是很容易的。我们一个老师,原来搞版画的,写实绘画非常好的,他在80年代末搞了一本天书,就是观念艺术。1988年我带着他到法国访问,他当时是年轻教师,拿着这个东西到了西方想看看怎么样,西方人一看,太好了。其实他根本没有学过,他就是有中国的文化,有一些基础的绘画知识、能力,有点修养,有这么一个想法,就做出来了,结果西方人觉得太有艺术了。所以,这个东西是用不着学的,它是观念的东西。中国这个国家最不缺的就是观念,中国的观念太丰富了,因为它有深厚的文化传统,经历了非常复杂的变革,既有自己的知识,又有西方的知识。所以什么观念都能产生。但是缺少的是技术。这是最基本的东西。我们的工业产品——汽车,进口汽车很好,一国产化就出问题,什么问题?工艺水平不行,技术不过关,产品质量不过关,这是最基本的东西。你的工业化不是很发达,所以,这个问题是社会问题,不能很着急。
 
记者:还得踏踏实实做事情。我们知道,您是在2005年举办了一次大型的个人画展,据我们所知,这也是您从事这么多年艺术生涯中第一次办的这么一个大型画展,您为什么选择2005年呢? 
 
靳尚谊:我2004年70岁,准备2004年办的,后来拖拖拉拉的没有准备好,就2005年办了。其实我一直没有办过个展,我也没有这个兴趣办个展,我画画有兴趣,教书是我的工作。但是零零星星参加展览都是可以的。你画出来,必须要展出。但是,个人要把几十年的东西积攒起来办一个展览,非常费事又费钱。所以我一直没有想这样做。当然有很多人敦促我做,我们学校也很支持,所以就办了一个展览。办了这个展览,非常累,在博物馆里、私人的手里有很多画,需要借回来。
 
 
记者:这和靳老师的个人性格有关,非常低调、非常务实。最后一个问题,您刚才讲了,您是一位老师,自始至终都是一位学高德厚的老师。您作为美术教育学家,当前社会出现了一股“美术热”的潮流。很多学生都疯狂地去报考艺术院校。对家长而言,培养一个孩子学画画需要一笔特别高的费用。学生从美术院校出来以后,往往面临失业这个问题,尤其是绘画专业的学生,设计专业还好一点。靳老师是如何看待这股潮流的? 
 
靳尚谊:就拿中央美院来说,它现在在十大美术学院里面是学生最少的,只有3000人。但是美术院校以前有三四百人,最多五百人,这五百人以下,三四百人的时间经历了非常长的阶段。上世纪末,由于教育改革,包括大学的合并,需要扩招,扩招是中央的政策,就是要扩大高等院校的学生占人口的比例。我们的大学毕业生和很多国家的大学毕业生相比是非常少的。所以我们由三四百人到现在的三千人,增加了十倍。这是国家教育改革的一个做法。另外,这些年来,美术宣传的很多。某个画家很有名,很有影响,有展览,很多人喜欢他的画,特别是近几年,这个市场开始火爆,画卖得了高价。这样一来,很多学生都想考美术学院。当然搞影视表演、唱歌的也有。但是他们都不知道,这种艺术专业是非常冒险的一个专业。很多人只看到了大画家、有名的画家,他不知道大画家,也就是一流画家的比例是非常少的,大多数人都是默默无闻的。这是一种学艺术的特殊现象。以前工作是国家包分配的,由50年代初一直到90年代初,都是包分配的。后来我们是向市场进行转化,教育改革,不包分配了,自己找工作。就在包分配期间,美术学院从50年代一直到80年代,分配的工作是各种各样的。比如,50年代到人民日报工作的就有好几个,当美术编辑,到出版社当美术编辑,到各个杂志社当美术编辑,还有到电影制片厂,到考古所的,还有到文化馆的,还有到电影院画电影广告的。就是以前的毕业生到哪儿的都有,就是和美术沾点边就是对口的。不是说我培养画中国画的就必须搞中国画创作,全世界没有这样的单位。当然,中国有一个画院,可以吸纳一些画家,全世界都觉得这是很奇怪的事情。国家养着你,给你工资,你搞创作,还拿稿费,这是全世界没有的。所以,就是包分配的时候,它也不是全是对口的,就是你画什么就得搞这个创作,沾点美术边,和美术有一点关系就行了,一直就是这样的。不包分配以后,自己找工作就难了,就出现失业问题了。90年代不包分配以后一段时间,工作还好找。比如到院校当老师的居多,那个时候需要人,有的地方扩招,有时候建立新的美术院校,需要的老师很多。也有到中学当老师的,到师范教书的,但是一般学生不愿意去。另外,就是到别的地方的。但是21世纪以来,我们市场经济一发达,学绘画、雕塑的就非常难找工作。但是也有一批人不做工作,就是画画卖钱,这是近几年的事,也就是自由职业者。本来美术专业和其他一样的都属于自由职业,“文革”前也是这样,当然以前包分配了,但是都属于自由职业的性质。自由职业的性质,你的作品能找到主,你就能卖钱,找不到的话,我打工挣钱养活自己也可以。所以,找不到工作,是一个正常现象,哪有一个地方养作家的,东西创作好了,有人要,小说写的不好,也没有人要。所以现在一些家长,脑子要清醒。第一,学艺术的,成才率都是很低的,成名画家是极少数,大多数都是做一般的美术工作,能吃饭就行了。当然现在有一个好的现象,美术院校的设计需要量非常大,所以原来中央美院就是纯绘图系,在90年代建立了设计专业,包括建筑专业,这一下使美术院校火起来了,绘画专业在收缩,但是设计专业在扩大,社会需要量很大,因为工作容易找,自己开个公司都可以。所以,它就是这样的一个性质。还需要个人的努力才能做好。你要学这个专业,它就是这个特点:一个是成才率低,一个是工作难找。这个工作历来都是这样的。所以最重要的你把你的画画好,你把你的设计搞好,这些搞好以后,什么都好办了。  
 
 

【 审编:慷慨  责编:方达 】

关注本站

中国书画官网.COM  ·  中国书画-官网.COM  ·  中国书画官网.中国  ·  中国书画艺术家.中国   Copyright 2012-2018
指导单位:世界瑰宝艺术协会(法国)     中国国际文化艺术交流协会    主办:中华文化艺术促进会中国书画院    北京湖社画会    中国书法展览馆     国际文化艺术出版社
数据资源:北京翰墨百家书画院     中国文人书画院    网络技术:中艺视界在线(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代理:东方时代(北京)国际知识产权代理公司
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路69号(北京银河艺术中心) 邮编:100089   ·   北京东城区北京站东街8号信通大厦(中国书法展览馆)  邮编:100005
电话:[媒体]010-51655115    51655116    [展览]010-85267877    85267899     邮政信箱:[100036]北京市198信箱-国际艺术中心
电子邮箱:zgsh2002@126.com    zgsh2006@126.com    国家工信部备案:京ICP备14016090号
量子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