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视界 > 名家访谈 > 正文
寻源问道:记中国油画院院长杨飞云
2014-07-07 09:34:50 来源:中国书画·官网
导读:杨飞云: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协油画艺委会副主任、北京市美协副主席、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油画院院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

 
  记者:您82年毕业于中央美院油画系,您也说过,靳尚谊先生对您的影响是巨大的。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您的古典主义写实油画风格的形成,是深受靳先生的影响?为什么?
 
  杨飞云:应该说靳尚谊先生是我艺术历程当中,特别是进入中央艺术美术学院从业务到专业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位,特别是他无论是做人、学艺、做教师,这几个方面,我们靳尚谊是第一工作室的主任,后来当然也有众多美术界领导的头衔。可以说他带出来很多学生,从各个方面影响非常大。谈到靳先生对我的影响是各方面的,可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对艺术理解的部分,他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靳先生不会让人学他的风格样式,他很强调要研究西方的传统,研究绘画本质的规律。另外根据每一个人的特点然后进行启发式的教育。所以我觉得在这一方面我是受益特别深远,对我个人的成型和艺术发展受益很多。谈到古典绘画的路子,在80年代初期他就画了《塔吉克新娘》,他比较早用古典绘画的手法来表现。可以说古典绘画不是一种样式,应该说所有油画后面各种风格是来自于古典主义绘画的本体。它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就是画面上的,还有画面背后精神方面的东西。后来我也比较早的进入研究古典绘画的领域,可是我们要分析一下,中国的油画应该说从徐悲鸿建立中央美院,大学古典绘画的范围,主要是留苏学习的老师,特别是俄罗斯领域,在文革前中国油画特别集中在具像写实是19世纪的前后,在米勒和柯罗之后。但是开放以后所有的中国艺术不可能停在这个点上,已经积累了教学和社会创作方面,所以有两部分分开朝两头走,一部分人走向当代、现代,很大一部分人走向了传统。在我们上学的时候提出一个东西就是向大师学习,所以在这部分里面可以说靳先生起到了一个领头作用,但是当时大家普遍搞写实走向了源头,特别是文艺复兴,那时候学了美术史看了国外很多展览很震撼,感觉我们很多油画可以这样的。而且油画源头吸收的时候,这时候对于中国研究西方美术开始时兴起来。我在工作室对我个人性格和我文化的底子有很大关系,所以很自然而然的就走向了这条路,可以说受靳先生很深的影响。 
 
 
  记者:您同陈逸飞、王沂东和艾轩等人发起的写实画派,对中国油画的发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请跟我们具体介绍一下发起写实画派的背景及原因。
 
  杨飞云:其实写实绘画在中国目前的发展应该说从事的人群之多,从事人群里面有水平之多,它的影响是比较深远的。可以说油画到了中国这一百年有五代人的积累了,但是这五代人主要面对的是写实绘画,我讲一个深层次的原因,写实绘画在教学里面是训练学生到一个能力和掌握绘画的基本造型,一定要研究真实,在真实中寻找比例、形象、特点,所以写实绘画从中国建立体系以来,这五代人总体上都在研究。第二个中国艺术里面讲一个是与不是之间,古人也有写实的部分,但是和西方比起来不取这块。最后他认为画的太像是媚俗,不像是气势。但是西方是从真实点开始的,还有一个全不像,中间这部分是由中国人来做的。你看西方的电影、雕塑都是从写实开始的。刚才你说大卫雕塑,如果用抽象或者别的方法表达,实际上他会有另外的力量,但是没有现在表现出的震撼力。所以写实的东西除了教学的东西需要以外,还有一个我们文化、传统里面这块是单薄的或者是没有大面积的应用部分,所以我认为在文化上是深度的需要,再加上油画传入中国近现代社会的需要,国家的宣传甚至是积累人情的需要,很容易让人看懂,社会普遍意识上是需要的,所以我认为深层次上有诸多的原因,当然还有其他的原因。但是在当时背景下,我们成立的时候是在2004年,到现在差不多6年的时候,刚开始是写实绘画,我和陈逸飞、艾轩一起交流,当时总觉得不尽兴,后来想我们能不能自己搞一个展览,就一起搞了几个学生,最早的时候十几个人学生比较少,在中国美术馆办展,没想到社会产生的关注,从各方面,无论是社会普通人群还是学术,甚至艺术市场都产生了很大的反响,最后等到我们第二年请陈逸飞参与的时候,他说你要改善中国写实画派,这就变成中国写实画派,到现在已经发展到30几人。这些人从事绘画研究都好几十年了,最少的都20几年以上,最多40多年。这些人大多数分布在中国各个艺术机构或者是艺术院校,而且在里面起很重要的作用。写实绘画发展到今天有这么一批优秀的艺术家研究了这么多年,而且年富力强,好多方面他们刚刚展开对自己的探索。所以我觉得写实绘画我很有信心,特别是能够有这么多有才情、学养志气相投的人感觉很高兴。
 

 
  记者:写实绘画在我国历史上也填补了一个空白。
 
  杨飞云:对。 
 
  记者:以您为首的中国油画院发起的“寻源问道”大型艺术活动,在艺术界引起较大的轰动。请您具体给我们介绍一下"寻源问道"含义,以及你们都为之作了哪些事? 
 
  杨飞云:其实中国艺术研究院成立中国油画院应该是在2年前,2007年的9月26日,很奇特的是这个日子是徐悲鸿的忌日。成立中国油画院其实我们国家发展油画这么久,但是没有一家油画院,所以领导们审时度势抓住这个点成立一个院,我很高兴在这方面做工作。一开始很有压力,但是成立以来受到社会各方面的关注,证明它是社会需要的而且是大家期待的。我们在去年做过一个“寻源问道”大型艺术展览,其实在这之前做过好几次活动,小型活动,都按照这样的主旨,这不是画展的题目,这应该算作中国油画院的办院基本宗旨,我会按这个主题做一些艺术活动。这个展览本身其实我们特邀了中国最好的而且在艺术上有成就的,不是评选出来的,而是邀请出来的,然后把差不多在世的艺术家在历史上曾经有很大影响的,按照我们正面要求去选择的这批艺术家的作品。所以展览非常有影响力,但是里面还有一块很重要,就是现在正在油画院学习的学生的作品,这些学生作品还被美术馆收藏了6件。这对油画发展有一个延续性。所以我觉得“寻源问道”是做学问的一种态度,我们现在真正使得艺术有生命力,它应该在源头上不断的有供应才行,所以我们知道无源之水、无根之木是没有生命力的,所以在源头在今天这个时代是比较忽视的,这本来是一个老话题,但是在艺术界提出的时候,真正的艺术生命,比如说艺术是来自于生活、来自于自然,艺术是出自于心灵,并且艺术是在文化的源头去寻找它的动力。所以我觉得“寻源”是寻自然之源、心灵之源、文化艺术之源。今天我们不断的有展览,艺术家真正艺术的意义在哪里?我们是不是做在真正的价值上,价值取向是什么?所以其实“问道”里面有是不是追求真理?是不是有价值、有意义?是不是在审美上对今天的人是有益处的,其实这是对我们提出来以后做事的宗旨。相关就“寻源问道”做了很多的事情,比如说在教学上要研究传统,而中国人研究传统要研究两个传统,一个就是西方传统,还有自身的文化传统。在教学上另外要研究本体,不管你分割样式多先进,但是绘画艺术本体在这个部分要不断的被证明它的重要性。还有就是展览,我们经常带着学生去下乡甚至带着一些朋友、老师、画家们去国外看博物馆,动动手做临摹,这都是在“寻源问道”的大范围里面。有的时候回来做研讨、观摩、交流,总之这个展览不是展览的题目,应该成为我们长远办院的宗旨。
 
 
  记者:在现在的时代稍微有些浮躁,您提出“寻源问道”的这个宗旨非常的及时、非常的珍贵。
 
  杨飞云:谢谢。
 
  记者:现在都谈当代艺术,差不多都炒到天价了,因为金融危机他们中的某些人的作品几乎被炒到天价之后,轰然倒下,致使很多藏家被牢牢套住。请问杨院长如何看待这些与您截然相反的当代艺术?
 
  杨飞云:当代艺术是时间给予的,如果只谈798是当代艺术,把中国油画雕塑甚至油画家都排除在外这就错误了,“当代艺术家”有一个特质就是有美国艺术家特质的。你提的当代艺术是特指的,比如说798、宋庄是活跃很大的地方,在这里面有很多很虔诚、单纯、优秀的艺术家在探索。但是当代艺术我觉得如果是变成某几个人的专利就有问题了。另外你说和我的艺术截然相反,其实艺术规律、艺术的根本价值不应该是相反的,但是在呈现方式上有一种角度和态度上有很大的不同。可是我觉得艺术市场既然把一些作品已经打到天价甚至令世界艺术者收藏都是很好的艺术品,最后金融危机马上掉到底这就是问题了,问题的关键是今天我们知道艺术市场,首先是艺术然后是市场,市场有今天市场的规律,艺术有艺术的规律,如果这个市场它卖艺术品真正卖的是好的艺术品,即使是卖得贵了。那么可能经济有点困难的时候还是有价值的,只不过是卖得贵一点。我们知道好的艺术品,历史上从它创造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是越来越有价值。你想想当时的价值和他后面越来越有的价值无法比拟。所以艺术品应该绝对是有价值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好的艺术品是越来越有价值,并不是随着市场变化而变化的。这里面有很多的问题就是现在的经济操作手段可能有理论也好,有实践加上人为的因素加起来,本来是在一个正常的位置搞到一个不正常的位置。最怕是在艺术值得置疑的问题当成艺术品,甚至比好艺术家、历史上大家的艺术家的作品还要贵得多的作品,这就有问题。艺术我个人认为比如说艺术追求真善美,这是艺术应当有的。如果不符合真的东西是没办法感动人的,那么有善的动机,这个艺术家创造的时候没有善意,那肯定是没有价值的。那么不美的东西没有升华到一个审美角度,就是在美没有心灵的愉悦不是艺术品。真善美不是新提出来的东西,是应该恪守的,艺术存在的价值就在这里。如果不符合这个点可能就要有问题了。今天有些东西,比如说有些艺术自己有一个点子或者是关联,然后他找到一个图形叫符号,然后拿这个符号不断的重复,就是在绘画上没有任何难度,别人可以很容易就模仿出来,这个东西又不断的重复,然后又达到一个艺术上的天价,我觉得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艺术如果离开正面的我说的真善美的核心价值以后,它会走向两头,一头成为技术的能力,把技术放大看得很重要的,另外一头就变成一个人翻新花样不断按照自己的欲望或者按照自己古怪、邪僻的欲望去肆意的大肆宣泄,他会慢慢的庸俗化,我觉得这个应该拿出来让大家讨论。我们必然遇到这样的问题,就是艺术价值是有价格的,这已经有一个非常好的现象,艺术市场开始出现一点成熟的感觉。就是咱们中国历史上大家的东西、大师的东西,有影响的人的作品价格越来越高,这是成熟的表现。不应该把某一种东西一下子炒翻了,在艺术上本来有“欺世盗名”和“沽名钓誉”的说法,因为毕竟大多数人不是很懂艺术,而艺术无论是那个阶层的人都会关注,他会产生一种误导或者是畸形的发展,所以这部分值得思考,也值得我们重视。并且特别是不好的艺术市场不但不带来导向,也伤害很多方面,比如说艺术品收藏者、学生,最重要破坏人的审美意识,我认为一个人在审美、真情、善意上是很纯净的、高级的、神圣的,如果那个地方被随便的调侃、践踏,特别是年轻人,对民族正面的发展,对世界的盼望、期望,甚至有信心、积极的态度都会受到影响。所以这不是小事情,现在毕竟是经济社会,到了一定价格以后,对社会产生纵向、立体的我们估计不到的影响,我从教育来看是很麻烦的事情。因为学生会觉得这样就可以一下子成功,他觉得你们建立一百年的欧洲教育体系太笨了,有什么意义,这可以很容易成功。还有很多人热情投入艺术市场,他们手上起码有几亿的东西、几千万的东西,他们进来带着对艺术多大的向往?而且我们国家从政治、经济发展到这样的时期,对社会产生的影响力是很重要的,文化被各位的重视、重要,所以进来的以后就买了东西以后,买的时候不清楚,买了以后自己觉得有点害怕了,那个作品看多了都有点恶心,很多人对这个反映,就像我们放在历史博物馆里面的作品或者是艺术家的作品如果让人看得害怕了、恶心了,这就有问题了。所以艺术是经得住时间的考验,将来历史会说清楚这个问题。 
 

 
  记者:艺术是人类共同的财富,不管抽象的还是具象的,都是要表现“真、善、美”。真正的艺术是没有对立、分裂的说法的。
 
  杨飞云:只是特点有所不一样,采用的形式不太一样,但是他的内质,比如说表达人健康向上、感动人、对心灵有愉悦甚至让人有力量的,有深刻性的这都是好的艺术,而且一定要有审美。因为人对世界没有美的追求,比如说你心灵一点美好的东西都没有这个人就活不下去了,这是一个本质,并不是哪一个人提出的,或者是要不要延续下去的。还有就是价格,艺术市场如果没有在艺术品上考证,没有买到艺术品是没有价值的。我觉得首先要有艺术品然后是有艺术市场,可能今天艺术作品不同,有的现在贵一点,有的是以后贵一点,这正常。最害怕是没有买到真正的艺术品,这就麻烦了。
 
  记者:这需要有正确的舆论导向,但是我相信真正的艺术品是可以流传下来的。
 
 
  杨飞云:对,真正流传下来是超越时空的,比如说我们拿到希腊的雕刻、艺术品、或者是非洲的艺术品,你不觉得是外国的东西,也不觉得是旧的东西,而且价值也不觉得是希腊人玩的东西,不是中国人玩的,所以他是共有的,是超越时空的。
 
  记者:美术评论家王宏建说:杨飞云是位感情细腻、性格内向的艺术家,他对优美的追求是十分自然的价值取向。他的作品无论是肖像画抑或是人体画,大都表现的是女性的优美。而我们却看到了,你在表现女性的优美时,很多是表现您的爱人。这除了钟情于妻子外,还有什么因素呢,请跟我们具体说说。
 
  杨飞云:这个话题差不多很多人都在问我,每一次采访都要问。很有意思的是,其实我在毕业创作的时候,画过陕北老人的题材,当时同时也画了一张我老婆的肖像,那时候我还在谈恋爱,展出的时候大家格外对这个肖像有感觉,其实我最后意识到一个东西,不是你画什么东西最重要,而是你画的内涵是不是真正有触动,或者你是不是真正体验的深。当时我们下乡去内蒙、陕北体验。特别是首届上海油画展上海书记去剪彩。那个展览的时候大家都送花,我已经是中央美院的年轻老师,我没有专门为这个展览准备,我就挑了几个我老婆的肖像画,这个作品参加了油画系展览,在全国展览以后,我没想到获奖。我看报纸上登了很大的篇幅,我觉得很奇怪,因为我送的时候没有自信,我觉得能在这种展览上是创作展出就不错了。可见给我一个很深的感受,当时画模特,我们要雇模特去画是很奢侈的。而中央美院模特是因为教学多少年做模特的,所以你很难在他深深赋予一些什么的。我又画古典、深入研究的绘画,写实用的多一些,所以那时候老婆的形象有一点东方女孩的特点,特别是北方女孩子的特点,我画她的时候并不是想画具体的老婆的像,更希望通过她这个载体能够表现出中国女孩典型性的形象。因为在绘画艺术最重要的是有形象的艺术。所以我想做一个用东方人做油画表现出中国女孩的特点,我画叫《北方姑娘》我尽可能的表达出中国女孩的特点。当时我画的都是是获奖小演员印刷最多的,都是画她的比较多,在社会上影响比较多。其实我同时画很多画,也画了很多别人,但是唯独这几件作品连着获奖,所以其实回头总结看大家看画不看你外在的东西,而是在看艺术家在哪些地方真正被触动了,而且触动的地方能不能鲜明的表达出来,表达的是不是那个点很单纯或者是鲜明。因此,艺术其实是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画面表达的部分,这个部分可以吸收中国的边线,可以吸收平面的东西或者是西方古典的东西,甚至光影绘画元素的东西,这个东西很重要,就是表达到一个水平。更重要的部分就是内涵部分,背后的部分,这个部分才代表艺术家真正的审美、精神追求。所以内在部分是我感觉特别打动艺术家的点,而且不是为了别的目的,这很重要。画一些肖像不是给别人画,也不是为了展览画。我想起高尔基说过一句话意思是艺术像春蚕吐丝一样不吐不快,所以内容题材在后期都不是最重要的,它的内涵就变得更重要了。
 

 
  记者:您画您妻子系列肖像作品塑造非常成功,让我们印象非常深刻,打动了很多人。
 
  杨飞云:谢谢,很多人开玩笑说靠夫人成名的。
 
  记者:杨院长问您最后一个问题:构筑油画的中国学派,这是中国油画学会追求的最终目标,而您作为一个中国油画家却是以自己的行动践行这种理念。请结合您的作品,具体谈谈您对油画中国化的理解。
 
  杨飞云:这个题目其实每一个艺术家都很重视的一个题目。因为我们只有台湾人还把油画叫西画,把国画叫水墨画。但是我们觉得把油画定位叫中国油画比较准确,油画是西画一个品种,但是在中国已经有100年,在本土培养了五代人。还有油画是西方创造出来的,但是真正已经扎根本土,应该是中国油画,我觉得油画不应该叫西画叫中国油画。油画真正在西方不同的地方不断的展开,目前在中国从事油画的人群还有研究的时间,乃至于它在绘画表现的范围里面可以说除了国画,油画是最大的,已经成为我们的一种表达方式,成为我们民族文化绘画艺术里面的表达方式,很重的一块,这是从大的范围讲。但是真正能够显现中国学派我觉得先从根源看,一个油画家学西方的东西有一个学的过程,特别是前几代人在学的过程中和本土融合,学的比较浓,我们一开始学就是学美术史,但是表达的时候是中国的部分,上学的时候从小受中国文化的熏陶,这两个点在深层次上一直在一个中国油画家身上,你甚至看到一些老油画大师一边画油画一边画国画。油画真正表现的是中国人的审美、情趣、内涵。我从一开始,比如说我早期的像《北方姑娘》有一点平面化,有一点中国女孩的形象,那么表达的比如说情感深度的部分,比如说像《中国老人》生活里面的部分。这不是说画具体的人的肖像,而是带有中国元素,在情感、审美上其实很有东方性。像这个完全表达中国老人的。我个人做的很弱,应该说还在做的过程当中,像齐白石和徐悲鸿先生,他们逐步达到自己的年龄这些都是大才,他们积累时间那么长,真正到随心所欲发挥的时候是在他60岁的时候。所以我个人应该说非常向往这样的艺术家,我现在还是在前面的积累赶上这样一个时代和荣幸,后面怎么能够走得更远一些,能够走到个人的东西、民族的东西或者是从画面更加纯熟的东西,这是每天都在期待和练习的,所以希望在中国学派的建设上能够有我们一份力量,特别是中国油画院的建立,对中国油画学派的部分甚至应该承担很多的责任,我也压力很大,带学生和一批画家一起创造。在时间上,在今天的时代是前所未有的时代,人无法选择时代,我们能遇到这样的时代很荣幸,又能够做自己专业上热爱的东西这也是很大的幸运。今年能够为建立我们的理想——中国油画学派而努力,我觉得你最后提出的问题是很有深远意义的,也希望真的是关注中国,特别是从事中国油画的画家、学生,能够站在这样的高度去完成我们自己应该有的使命。因为每一代人都有自己那代人要做的事情。
 
  记者:谢谢杨院长,就像您刚才说的人无法选择时代,但是我们能适应这个时代,您深深扎根在中国本土发掘油画的中国道路,我们大家期待您有更好的作品。
 
  杨飞云:是有压力的,这个年龄也是,应该有更多的年轻人,我们现在在油画院做了新人的展,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发现一些才情比较突出的年轻人,另外在教学上能够参与到油画院教学里面,慢慢让有才情的年轻人起来,沿着这个路走下去。
 

【 审编:慷慨  责编:方达 】

关注本站

中国书画官网.COM  ·  中国书画-官网.COM  ·  中国书画官网.中国  ·  中国书画艺术家.中国   Copyright 2012-2018
指导单位:世界瑰宝艺术协会(法国)     中国国际文化艺术交流协会    主办:中华文化艺术促进会中国书画院    北京湖社画会    中国书法展览馆     国际文化艺术出版社
数据资源:北京翰墨百家书画院     中国文人书画院    网络技术:中艺视界在线(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代理:东方时代(北京)国际知识产权代理公司
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路69号(北京银河艺术中心) 邮编:100089   ·   北京东城区北京站东街8号信通大厦(中国书法展览馆)  邮编:100005
电话:[媒体]010-51655115    51655116    [展览]010-85267877    85267899     邮政信箱:[100036]北京市198信箱-国际艺术中心
电子邮箱:zgsh2002@126.com    zgsh2006@126.com    国家工信部备案:京ICP备14016090号
量子统计